阅文与吴文辉的“逆差”:从近千亿市值到股价腰斩

阅文的在线业务主要包括在线付费阅读、在线广告和阅文平台上分销第三方网络游戏所得的收入。其中,自有平台产品在线业务是历年营收中占比最大的,而这方面上半年收入同比减少10.1%至9.85亿元;腾讯产品自营渠道在线业务收入同比减少13.7%至4.31亿元;第三方平台在线业务收入同比减少13.2%至2.46亿元。

可以说上半年阅文集团的核心业务——在线业务板块全线失守。

同时,在掌阅、阿里文学以及趣头条、百度系等竞争对手的围攻下,阅文集团的付费用户数量和比例也早已经出现了负增长。2019年上半年,阅文被迫迎战免费网文模式,推出了免费阅读APP飞读,寄望于广告变现。

不过,从用户数据上,已经呈现颓势。其2018年平均月付费用户人数为1080万,低于2017年的1110万人,付费比例也从5.8%下降到5.1%。

而截止2019年上半年,自有平台产品及自营渠道的平均月付费用户为970万人,同比减少9.3%;付费比例也由2018年上半年的5%下降至今年上半年的4.5%;付费用户每月也由24.4元下降至22.5元。

除此之外,内容与审查也成阅文集团的重要隐患。有媒体报道,今年5月底,阅文集团旗下的起点中文网涉黄,被网信办、扫黄打非办约谈,起点中文网更是被勒令停更整顿。整改期间,起点中文网问题突出的“都市”频道“异术超能”栏目、“女生网”频道“N次元”栏目暂停更新7天,晋江文学城停止更新原创分站15天。

阅文IP战略的“飘摇”

2019年上半年,阅文集团所推进的IP开发“三驾马车“计划,在版权销售、联合投资、自主研发方面确实取得显著进展。业绩公告显示,2019年上半年阅文来自版权运营及其他的收入同比增长224.1%,至13.1亿元;其中占比最大的版权运营业务,收入达到12.2亿元,同比增280.3%,总营收占比超过四成。

阅文集团联席CEO吴文辉也曾对媒体表示,以版权为中心的变现模式现在涉及在线阅读、影视制作、动画联合制作及网络游戏运营,还储备了多个版权改编项目。“相信这些举措将促进公司的长期发展”。

形成阅文版权、IP、制作出品闭环,和此次版权收入增长的主要来源就是2018年10月全资收购的新丽传媒。

财报显示,2019年上半年合并了来自新丽传媒的版权运营收入人民币约6.6亿元。虽然这一数字超过了阅文自有版权运营收入的5.6亿元。不过从战略上来看,收购后的新丽传媒并不及预期。

2018年收购新丽传媒时,阅文集团与新丽传媒协议的业绩对赌是2018-2022年连续三年的净利不低于5亿、7亿和9亿,但去年新丽传媒净利仅为3.24亿,并没有完成第一年的业绩。

同时,新丽传媒在未来两年是否能完成业绩对赌,一直也是分析师们关注的问题。阅文集团2018年全年财报分析师电话会议上,新丽传媒董事长曹华益透露,2019年阅文集团会制作5部电影、7部电视剧,其中包括《庆余年》、《狼殿下》《天龙八部》,下半年拿到许可证的会有《惊蛰》《精英律师》《鹿鼎记》等。

不巧的是,今年7月12日,广电总局电视剧司召开“电视剧内容管理工作专题会议”,要求重点加强对宫斗剧、抗战剧、谍战剧的备案公示审核和内容审查,治理“老剧翻拍”不良创作倾向。

而新丽传媒的《庆余年》、《狼殿下》《天龙八部》《鹿鼎记》分别都在宫斗剧、翻拍剧这一范围内,管控风险非常大。值得一提的是,阅文集团的主要IP版权也都集中在古装、玄幻等题材,这无疑给新丽传媒和阅文集团带来更多不确定性。

包括此前受吴秀波事件影响,由其主演的部分影视作品受到波及。其中电影《情圣2》撤档,电视剧《渴望生活》在2018年4月30日已经杀青,直到目前仍未播出。

腾讯7年前提出的“泛娱乐”到今年再次造出“新文创”,IP开发如何能从“个体式偶然”成功走向“整体式必然”,这不仅是留给阅文的课题,更是腾讯本身的难题。

从2017年上市当天的近千亿市值,问鼎业界,出道巅峰。到今天近乎腰斩,其中有时运,也更是人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