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解密第一次世界大战1914-1916年美索不达米亚战役

感触战争的真实气氛,领略战争的成败得失。

人人好,这里是调皮看世界,我是调皮。

英军在土属美索不达米亚动员的战争没能按原准时间竣事。在加时赛的第一阶段,英军的示意可谓毫无章法、破绽百出,而这个阶段的失利,也是英军在整场战争中排得最狠的一个跟斗。

我们今天就给人人介绍一下1914~1916年间,美索不达米亚战争。

战争爆发后不久,英印联军即前去波斯湾珍爱石油开采及运输举措。1914年10月末,土耳其对协约国宣战:11月23日,急于还以颜色的联军就占领了土属美索不达米亚(即伊拉克)的巴士拉。随后,联军北上,并于12月初抵达幼发拉底河和底格里斯河交汇处的科纳。

英军在美索不达米亚的军事动作在最初步段即取得了小局限的胜利。但到了1915年4月,土军却行使在科纳和阿瓦兹的两次还击战,很轻松地打乱了英军进步的措施。英军少将查尔斯・汤申德衔命制造与巴格达对话的机会。为了完成义务,汤申德率领一个水师增强师和一支小型水师舰队从巴士拉出发,沿着底格里斯河逆流而上,于6月3日攻占了阿玛拉。另一面,负责珍爱汤申德军队右翼的乔治・葛林吉少将,在率部沿幼发拉底河动作时,不测地于7月24日在纳西利亚重挫了土耳其戎行――英军似乎是越打越顺了。

首战告捷的汤申德持续挺进,在距离巴格达还有约2/3旅程的处所,进入了由纳-阿德-丁・帕沙率领1万土军守卫的库特艾阿玛拉。此时英军的通信线已达480千米,以该镇为起点的话能够沿着底格里斯河一向通到巴士拉。而英军为了包管这条线路的平安,不得不将大量军力涣散开去,这也就使得英军无法尽心尽力地持续与守军匹敌。固然英军最终于9月27~28日间博得了库特战争的胜利,但一万人的戎行中竟有1200名流兵伤亡,价值也算惨重了。

眼看着巴格达近在咫尺,受命持续推进的汤申德此时心里倒是一百个不肯意:他的军队此时无论是人力照样物力都早已近于枯竭。11月11日,由纳-阿德-丁・帕沙在西洋封外负责建造的广宽的防地,以1.8万人和45门大炮的力量,迎战汤申德的1.1万人和30门大炮。22日,汤申德率部自动出击,但土耳其救兵立即赶到,英军最终在4日后败退。这场西洋封战争让英军损失了4600人,土耳其则损失了6200人。

败走的英军看到土军没有紧追不舍,长舒了一口气,不曾想,土军打的倒是“岔中捉鳖”的主意。12月3日才逃到库特的英军刚歇了4天,就绝望地发现土军已经在城外形成了包抄圈。逆境之中,汤申德抚慰本身:军队的给养充沛撑两个月,到时救兵必然能赶到。但最终他发现本来两个月的给养和所谓的救兵基本就不顶事儿。1916年1月,前来搭救的第一支远征军在芬顿・艾莫尔的率领下赶到,很快即被击退;3月7日,葛林吉率领第二支远征军赶来支援,却又被德国司令官科马尔・冯・德・高兹批示的土耳其第六集体军给打败。无奈的汤申德只好于4月29日率部屈膝,但身陷囹圄的英军却没几多人得以生还,救援远征军自己也伤亡了2.1万人。

这边的英军输得乌烟瘴气,那边的英国最高统帅部和战争部却正为了下一步的动作而计较不休:有人建议让那位在巴士拉无所事事的新司令官弗雷德里克・莫德率部撤军,有人则死力鼓舞持续向着波斯首都巴格达挺进。12月3日,兵强马壮的英印联军共计16.6万人在莫德的率领下沿着底格里斯河两岸起头向美索不达米亚内陆退却。美索不达米亚战争自此将不再是一个无足轻重的战争花絮了。

好了,关于1914~1916年间,美索不达米亚战争,我们今天就给人人介绍到这里。人人好,我是调皮,我们下期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