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IP化泛滥 机构投资人做平台 还是做明星?

“我们只在乎张磊。” 一位高瓴人民币基金的LP说,“真正募资的时候,其实就看老板一个人。”

常年一副黑眼镜,个子不高,张磊走在人群中并不起眼,但在LP看来,整个高瓴资本,除了张磊,其他人好像都打上了马赛克。

高瓴资本张磊的战绩赫赫自不必说,当初估值3000万美金的高瓴,如今已600亿美金。张磊身价已涨至220亿元,个人IP价值与日俱增。

“这个行业比拼的就是规模差、信息差和关系差。现在信息越来越透明,规模差、关系差就决定着江湖地位。规模基本上可视为专业能力的证明。关系差,决定了与他人的供需关系以及自身能触及的社会关系边界”。

张磊仿佛处于宇宙的中心,一手连着LP,一手连着企业。

张磊的耶鲁校友圈层为高瓴资本美元基金搭建了LP基石,梅奥旗下那只200亿美元规模的捐赠基金,正是高瓴资本的LP之一。

从与被投企业的关系看,张磊个人IP同样起到巨大作用。2013年,张磊牵头了与腾讯、印尼最大的媒体电视平台Global Mediacom在当地成立合资公司;2014年,张磊以移动VS库存的理念,将腾讯和京东的关系由“对战”改为“联姻”。

高瓴有失败案例吗?有,比如摩拜。然而,LP依旧会把高瓴放在优先级名单上,“投资是讲路径依赖的,培养新基金?对方的专业能力、影响力未必比得上高瓴,而且接触后,双方还需要沟通磨合。投资业务不依赖单个人,张磊足够强,打群架赢了也是赢啊。”

“爱的轰烈,走的干脆”朱啸虎:个人IP的正负面效应集合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