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IP化泛滥 机构投资人做平台 还是做明星?

几天后,薛蛮子更新微博,并上传了张自拍照,“人在柬埔寨,每天跟很多朋友见面聊天,谈投资”。所谓失联的消息,薛蛮子称是“造谣生事,搬弄是非”。

薛蛮子,自称投资风格为“老奸巨猾派”。据公开资料显示,薛蛮子累计投资近200家企业,拥有18年天使投资经验。

在其投资案例中,最为出名的莫过于以25万美元投资UT斯达康,公司上市后为薛蛮子带来1.25亿美元的丰厚回报。汽车之家的海外IPO也获“利”匪浅”,此外,小i机器人、雪球财经等都为其经典投资案例。

2013年,因“个人生活”问题,薛蛮子的公众形象受损,“这是我一生跌得最大的一个跟头,也是我这辈子最大的教训。” 几个月后,薛蛮子向公众道歉。之后,便很少公开露面,也很少发声,同时,投资关注领域也悄悄转移了方向。

2018年,薛蛮子看中了日本京都一所售价6000万、占地2000平方米的古宅。集合多人一起购买并打造了“三点钟京都俱乐部”,据悉,只收数字货币入会,并会举办线上、线下活动。

2019年,薛蛮子发起建立春节三点钟不眠群。区块链被瞬间点燃,薛蛮子疯狂投资ICO项目,区块链项目占到投资总量的70%。3月份后,他又将投资方向转向地产和实业。斥巨资收购了柬埔寨一块40平方公里土地100年的产权,并大手笔扩建柬埔寨最大基础建材公司百川实业。此外,还投资了家庭早教产品提供商童之趣和工作流管理平台MaintainX。

投资渠道的收窄,方向的改变,甚至远赴日本、柬埔寨等地开拓新业务,薛蛮子的种种动态,被很多人解读为其公众形象受损后的“另辟蹊径”。

“按住傻子赚钱”的吴刚:IP崩塌,九鼎不再狼性

“……圈里有很多傻子,我们把他按住躺着赚钱……”

“你们募能募几个钱,投能投几个鸟项目,我这一整就是一千亿啊……”

“如果我们碰上运气好或者我们运作运作,然后以一个泡沫高价卖给傻瓜、一群傻瓜,就是股民,一个傻瓜或一个傻逼接盘者,这就是泡沫价差,没有我们就把基础价差给赚了……”

2018年,九鼎实际控制人,前证监会最年轻的处长吴刚的讲话原声被爆出。句句掷地有声,堪称最推心置腹的投资机构内部经验传授。

一片哗然之后,九鼎投资(600053,股吧)对此进行了解释“内容经过后期剪辑,断章取义。与高管发言现场情况大相径庭,希望合作伙伴和社会公众注意甄别。”

随后,一众媒体发出“割韭菜还骂你傻”的系列嘲讽文章。这给当时因金融业务被监管调查的九鼎又浇了一盆冷水。

一度以狼性风格著称九鼎,接连爆出负面消息。新增投资规模的持续减少,经营混乱,连参投项目都被监管 审慎区别对待……

负面扎堆,除了有大环境变冷的原因外,恐怕吴刚个人IP的“崩塌”也在火上加了一把柴。

占领心智,才能占领市场

“机构创始人的个人IP必须要鲜明,能够代表机构的属性和特点。”某一线基金PR同融中财经分享了对创始人IP的看法,“创始人关注的应该是机构关注的、坚守的应该是机构坚守的。”投资领域有着固有的投资逻辑,凭借投资专业度、清晰的决策流程和思考,机构也可在“江湖”中占有一席之地。

但同时,这一领域又极度市场化,机构创始人IP犹如双刃剑,树立好,如借力东风,扶云直上。树立不好,则会对机构产生反噬,负面影响不可避免。

张磊堪称优质个人IP的代表。谦逊而强大的个人魅力,掌管600亿规模的基金,在各个场合面带笑意、游刃有余的演讲和谈论。在网站上、朋友圈里、视频上,持续而稳定的输出高瓴资本的投资理念:“弱水三千,只取一瓢”、“守正用奇”、“桃李不言,下自成蹊”。

投资理念虽说是普世规律,但在张磊个人IP的加持下不断释放,和机构实现了某种程度上的“绑定”,正如定位理论所说,“占领市场之前,先占领人们的心智” 。在投资理念、张磊、高瓴资本三者之间,提起任何一个,另外两个就会自动出现。

“2B讲究个人IP、专业度、团队赋能、盈收。通过输出个人及机构明确观点,向行业释放正确信息和经验,可以起到正向引导创投圈和行业圈层的作用。” 远瞻资本市场总监Susan说。

当机构创始人个人IP和机构实现了完美融合,投出的明星案例越多,越多基金认可他的投资的标,所投企业的下一轮募资就会越顺利。这是一个无限正循环。

当然,创始人个人IP化并且“偶然天成”。

创始人必须有足够的个人魅力,在自身垂直领域足够优秀,能够持续而稳定的输出价值观、方法论,给出别树一帜的认知,“不要为了IP而IP,否则总会有人设崩塌的一天。创始人释放的信息为机构赋能,吸引更多注意力,注意力为机构带来的认可会转化为信任。”

负面攻陷,适时“切割”

“创始人过度高调或过度IP化,两个负面影响会一点点显现出来:一是公司品牌被个人IP抢占,会被质疑公司是不是过度依赖创始人个人,一旦个人出事公司还能不能延续;二是言多必失,创始人容易说着说着说嗨了,反而给公司带来意想不到的负影响甚至是致命影响。”牛文文近日发表了对创始人个人IP的观点。

拿钢铁侠马斯克举例,马斯卡是特斯拉的灵魂人物,2018年9月,马斯克在参加一个网络直播节目时,喝威士忌,吸大麻,完全忘了自己身为特斯拉创始人代表着企业形象。

随后他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了代价:赔偿投资者损失;被责令辞去CEO职位。缴纳了2000万美元,马斯克保住了CEO的位置后,但不得不辞去了董事长职务。

当个人IP遭遇“麻烦”,为避免对企业或机构造成负面影响,应及时进行“切割”。

用个人身份去解决问题,而不是用公司或机构名义去回应负面信息。反之,当公司或机构遭遇变故,创始人应用个人IP影响力及资源全力协助其“渡劫”。

如何把握好个人IP的“度”至关重要。

正如牛文文所说,“企业创始人,尤其是有一定个人魅力或知名度的创始人,能否克制自己,‘做妈咪不做头牌’,做平台不做明星,也是一种修炼。‘秀恩爱,死得快’,当下社会已整体进入紧缩长周期,过去繁荣周期里的明星化IP化风潮,在逐渐消退甚至逆转。

出来混迟早要换,昔日明星,近日狗熊。警惕的人,当悉心体察社会人心的变化,感知‘高处不胜寒’之后,善谋‘悄悄下山’之路。”

这句话同样适用于高度市场化的股权投资领域。